对于这种人的资料爷子也并非完全没有兴趣

 “那有什么,只不过普普通通的一顿饭而已,总会有有心人给加上许多不必要的定义,多大点屁事儿?”苏锐行事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他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今天还是别去了。”秦悦然站在苏锐的角度考虑,并不想给他造成什么误会:“今天你就陪陪我,改天专门去陪爷爷吃顿饭吧。”
 
    “那好吧,今天我是你的,你说干啥,咱们就干啥。”
 
    “这可是你说的啊。”秦悦然的笑容之中带上了一丝狡黠之意:“当心我榨干你,一点都不要留给林傲雪。”
 
    苏锐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你不是那什么亲戚来了吗?我害怕你把我榨干?”
 
    不过接下来,苏锐忽然颤抖了一下。
 
    因为他看到秦悦然竟拿出了一瓶矿泉水,问道:“你喝水吗?”
 
    这个瓶子,怎么看起来那么熟悉!
 
    苏锐艰难的说道:“我曾经发过誓,永远不会再喝这个牌子的矿泉水。”
 
    …………
 
    林傲雪坐在埃尔法中,沿着山坡上的公路一路向上,她看着越来越近的那处大宅院,不禁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简直快要从嗓子里面跳出来了!
 
    即便她的心理素质极强,遇到任何事情都能保持波澜不惊的心态,但是今天,她真的无法控制住紧张的心情!
 
    即便已经做了数次深呼吸,林家大小姐仍旧觉得有点缺氧。
 
    苏炽烟把她的表情看在眼中,微微笑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会紧张吗?”
 
    “我还好。”林傲雪有点嘴硬,但是攥紧的拳头已经暴露了她内心的想法。
 
    “别硬撑了。”苏炽烟说道:“在这方面,我虽然没什么经验,但是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越是紧张,就表明你越是在乎。”
 
    此言一出,林傲雪的表情一滞,似乎是在思索苏炽烟的话。
 
    “试想,如果你一点都不在乎的话,完全可以把这次做客当成见几个陌生人,那样你还会紧张吗?”苏炽烟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你这是已经把我们苏家当成了你未来的家人,你在想这次是要见苏锐的父亲和兄弟姐妹,因此才会这样紧张。”
 
    是吗?
 
    林傲雪本身并没有多想,但是听到苏炽烟这样说,不禁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难道自己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上门的吗?
 
    哪怕是再霸道的总裁,哪怕是再冰山的美女,一旦把自己定位成男人的媳妇,那么在初次拜访男方家里的时候,都会紧张。
 
    真正的不紧张,并不是因为心理素质好,而是因为不在乎。
 
    想到这儿,林傲雪反而释然了。
 
    苏炽烟的嘴角微微翘起……貌似,秦悦然前几天上门做客的时候,其紧张程度一点儿也不在林傲雪之下!
 
    如果林傲雪知道秦悦然在她之前就被苏天清拉到了苏家大院做客,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苏炽烟想着想着,脸上露出了八卦的笑容来,那个便宜小叔怎么能有那么好的女人缘!
 
    林傲雪并没有紧张太久,车子已然驶进了苏家大院。
 
    这片宅院建在山坡上,虽然占地不小,但是一点都不华贵,完全不会给人任何奢靡的感觉,反而透出一种简单而朴素的气息。
 
    名声在外的苏家大院,就这样进来了?
 
    林傲雪的脑海中不禁涌起了一股强烈的不真实感。
 
    车子沿着院子的主路行驶着,到了后院门口才停下来,这一路上林傲雪倒没有看到多少人,毕竟苏家早已开枝散叶,长期住在这里的人并不多。
 
    苏无限今天没有呆在君廷湖畔的别墅里,而是就站在后院的门口,微笑着看着林傲雪从车上走下来。
 
    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个中年女人,看起来颇为干练。
 
    “小姑,你也在啊。”苏炽烟有点意外,这女人自然就是苏家的小女儿苏天清了。
 
    “当然要在啊,我弟媳妇今天到家里来做客,我这个当姐姐的怎么能不迎接?”
 
    苏天清一上来就亲热的拉住了林傲雪的手,挽着她往后院走去。
 
    弟媳妇?
 
    听了这个称呼,林傲雪的脸上不禁浮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极致的女儿风情尽显无余。
 
    只是,她还真的挺喜欢这个称呼的。
 
    极少有人见过,有名的女强人苏天清竟然会露出这副模样,完全就是个热情的邻家大姐。
 
    看到苏天清没有一点架子,林傲雪不禁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她虽然也是霸道总裁的类型,但是真正的气场上还是要比苏天清弱上不少,必康集团在医药方面的实力固然不错,但和掌握着半个华夏经济命脉的巨型国企神州集团相比,还是有着天堑鸿沟般的差距。
 
    苏天清的这种热情也是极大的消除了林傲雪心中的忐忑,那频率极快的心跳也逐渐平复下来。不知为何,她见了苏天清,真的就有种见到家里人的那种亲近感。
 
    也许,这是因为苏天清是苏锐的姐姐?
 
    “天清,看你那热乎劲儿,别把人家吓着了。”苏无限不禁笑着打趣道:“傲雪第一次来,你悠着点。”
 
    “悠着什么悠着?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做事情那么谨慎。”苏天清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年纪越大越胆小。”
 
    苏炽烟似乎感觉到这兄妹两个话中有话,于是问道:“怎么回事儿?姑姑,我爸他怎么了?”
 
    “他呀。”苏天清一提这个话题就有点不太爽:“我想着弟媳妇第一次上门,得把家族里的所有人都喊来,好好的陪人家小雪吃顿饭,结果你爸他就是不同意,说这样会吓到小雪,要不现在这院子怎么可能这么冷清?我还怕小雪嫌咱们招待不周呢!”
 
    小雪?
 
    听到这个称呼,林傲雪不禁有点哭笑不得。
 
    从小到大,几乎很少有人这么叫她,尤其是成了必康集团的总裁之后,连喊“傲雪”的人都少了,更何况是“小雪”?
 
    但是,苏天清这样的称呼,还偏偏给了林傲雪一种亲近的感觉……那是一种被家人宠溺的感觉。
 
    “其实,还是要谢谢无限叔叔,如果人太多,我会更紧张的。”林傲雪红着脸说道。
 
    “你喊他什么?叔叔?”苏天清愣了一下,然后明白了其中关窍,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按辈分来,我现在教你。”苏天清收起笑容,很认真的告诫林傲雪:“你喊我五姐,喊这个名叫苏无限的人叫大哥,至于你一会儿会见到的老头子,你就喊他爸。”http://piaotian.net
 
 第740章 这是咱爸!
 
    喊他爸?
 
    喊谁爸?
 
    这个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林傲雪的双颊腾的就全部红透了!
 
    苏天清的彪悍程度,简直远远的超出她的想象!
 
    苏炽烟的表情有点纠结:“小姑,你这是不是太快了啊?都还没订婚呢,你就让傲雪喊爸了?”
 
    苏天清一本正经的看着苏炽烟:“光说他们了,还没说你呢。”
 
    “我?”苏炽烟看到苏天清的表情,顿时觉得自己马上就要遭受无妄之灾了,早知道自己就不补充这一句了。
 
    “当然是你。”苏天清严肃的对苏炽烟说道:“别老傲雪傲雪的叫着了,这是你能喊的吗?没大没小的。”
 
    没大没小?
 
    苏无限早已摇着头笑着,一句话都插不上了。
 
    “小姑,我和傲雪是大学校友,我还是她的学姐,我喊一声傲雪,怎么就没大没小了?”苏炽烟简直觉得自己快冤死了。
 
    苏天清并没有正面回答苏炽烟的话,反而问道:“你三叔的老婆,你喊什么?”
 
    “我喊三婶啊。”苏炽烟如实回答。
 
    “那你小叔的老婆,你喊什么?”苏天清继续问道。
 
    “小婶。”
 
    苏炽烟说完,才露出恍然的神色:“小姑,你是说,让我喊傲雪为小婶?”
 
    “当然,你以为呢?以后可不许乱叫了。”苏天清叮嘱着。
 
    “不用这样吧,我觉得就喊傲雪挺好的。”林傲雪红着脸说道,活了二十好几年,她很少会有这么窘的时刻。
 
    虽然苏天清让苏炽烟喊她“小婶”,但她可不能占自己学姐的便宜啊。
 
    “不行,家里的辈分可不能乱。”苏天清对苏炽烟说道:“来,现在就喊。”
 
    苏炽烟的表情满是纠结:“小姑,我喊不出口。”
 
    “你一个晚辈来叫长辈,怎么就喊不出口了?咱老苏家的人可不能不懂礼貌啊。”苏天清的表情非常认真,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我是晚辈,我是晚辈……”苏炽烟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对着林傲雪无比艰难的喊出来:“小婶,欢迎来到家里做客。”
 
    林傲雪听了这话,用胳膊肘戳了苏炽烟一下,脸红的说道:“别闹了你。”
 
    几个人说说笑笑,一路行进后院的房间中,才刚刚进门,就听到苏天清冲着房间里面喊道:“爸,快出来,你儿媳妇来了!”
 
    儿媳妇!
 
    今天上午,林傲雪在苏家的称呼已经连续变了好几个样子,弟媳妇,小婶,儿媳妇,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称呼出现。
 
    不过,这一系列的称呼也彻底消弭了林傲雪心中的紧张,让她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可是,当苏天清喊出那一声“爸”的时候,林傲雪的心又紧紧的提了起来!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她要见到那位老人了。
 
    在学校的课本上,在各种各样的历史书中,她经常能够看到这位老人的故事和照片,从这种层面上来说,他们并不陌生。
 
    可是,如今林傲雪是以另外一种身份来见这位老人,“儿媳妇”,这三个字,让她的俏脸微红,心中渐渐有一丝甜意化开来。
 
    她非常确信,自己很喜欢这个称呼。
 
    “小雪来了啊。”
 
    这个时候,一个老人从书房内走出来,他的头发已经变成了纯白色,皱纹深深,但是听力没有任何问题,说起话来底气很足,显然这和他多年的锻炼分不开关系。
 
    已经八十九岁的高龄,看起来跟六七十岁的老人一样,精神矍铄,面带笑容。
 
    林傲雪近距离看着这位老人,和电视上书本上的形象相比,他少了很多威严,却多了不少的慈祥,不恰当的比喻,就像是邻家爷爷一般。
 
    曾经光芒万丈、如今已满身沧桑。
 
    不知为何,林傲雪的鼻子微微有些发酸。
 
    苏锐的个子比苏耀国老人要高一些,但是眼眉很像,从老人的身上,林傲雪依稀看到了苏锐的模样。
 
    这真的是一对父子。
 
    有点想他了呢。
 
    林傲雪的嘴唇动了几下,却不知道该喊什么好。
 
    这个称呼,真的是太让人纠结了。
 
    “您好,苏……苏爷爷。”林傲雪红唇微启,小声的喊了出来。
 
    如果严格从年龄上面来说,她喊一声“爷爷”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若从辈分上来讲,就有那么一点不太协调了。
 
    可是,若是让林傲雪喊一声“伯父”,她可是无论如何也喊不出口的。
 
    此言一出,苏炽烟率先笑了起来。她本来就被“辈分”这两个字折磨的不轻,笑着笑着,还看了苏天清一眼。
 
    苏天清也绷不住了,脸上早已笑开。
 
    “小雪,我不是让你喊他爸吗?”
 
    苏天清笑着走到苏耀国老爷子的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正式的介绍一下,这是……咱爸。”
 
    咱爸?
 
    林傲雪更是喊不出口了。
 
    苏炽烟强忍着笑意:“小姑,你就别为难傲雪了,她和苏锐还没结婚呢,改口喊爸是不是太早了点?”
 
    “反正早晚都得改口,早改晚改还不是一样吗?”苏天清的理由看起来竟让人无法反驳。
 
    “你这丫头也别为难小雪了,她想喊什么就喊什么,苏爷爷听着也挺好。”苏耀国老人笑呵呵的说道。
 
    关于林傲雪的详细资料,早就已经被打印成了厚厚的一摞a4纸,苏耀国不知道已经看了多少遍,别说年龄爱好等等,就连她每年要从国外买多少克莫斯比花茶的事情都一清二楚。
 
    这个国家曾经最顶层的领导人想要调查一个人,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当然,他这并不是恶意,只是想要知道苏锐身边的姑娘到底如何而已。
 
    不仅是林傲雪和秦悦然,夏清薛如云周安可张紫薇等人的资料老爷子全都看过,那些“辛勤”的特工甚至把和苏锐发生过冲突的殷秀美的资料都摆上了老爷子的案头,真是把情报工作做到了极致。
 
    当然,对于这种人的资料,老爷子也并非完全没有兴趣,他全部仔细的翻阅,甚至连苏锐用电棍将殷秀美电晕的那一段都没有放过。
 
    “小雪,来,坐下说说话。”老爷子示意了一下:“炽烟,你去倒茶。”
 
    林傲雪似乎已经习惯了“小雪”的称呼,她微红着脸坐下,发现老爷子正在很认真的打量着自己。
 
    “苏爷爷,您最近身体怎么样?”林傲雪坐下之后,出于礼貌,还是先开口了。
 
    
    苏天清挽住林傲雪的胳膊:“小雪,你看,这就是你大哥,脾气大的吓人。”
 
    林傲雪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抿着嘴坐在一旁,哭笑不得。
 
    “有没有和苏锐结婚的打算?”苏老太爷笑着问道。
 
    林傲雪可没想到老人家能直接单刀直入的进入主题,这开门见山的节奏是要把人吓到的啊。
 
    “爷爷,这……”林傲雪纠结了一下:“我还没想好。”
 
    “有什么没想好的呢?我弟弟多优秀的一个人,再不下手,可就被别人抢走了。”苏天清着急的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