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曾经引以为傲的诡辩术被别人这样反过来用

  “我不去,你们怎么把人带走的,怎么把人给我送回来。”苏锐冷笑着说道,不知为何,当他听说林傲雪和苏老爷子相处的很融洽的时候,心中竟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想要用这种方法来让他上门,实在是不太高端。
 
    “我们不送,除非你亲自去接。”苏无限竟从车子旁边走过来,插了一句。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插嘴让苏炽烟有些吃惊,毕竟若是以之前苏无限的性格。可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你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我是认真的。”苏无限说道:“如果你不去接,我就让傲雪一直在苏家住下去。”
 
    “那敢情好,包吃包住。”苏锐说到这儿,打了个响指:“如果你们不怕我把苏家大院给拆了,想留傲雪多长时间都没问题。”
 
    “你这小子。”苏无限摇了摇头,“对了,有件事情我有必要告知你一下,想必你听了会很开心。”
 
    “你还能带个我惊喜吗?”苏锐可不相信苏无限的这张嘴,这位大哥看着“道貌岸然”的,一旦扯起谎来,绝对比他还不靠谱。
 
    “真的是惊喜。”苏炽烟补充的说道,她也很期待看到苏锐听到那个消息的神情。
 
    “我感觉你说的惊喜,对我来说可能就是惊悚。”苏锐双手抱胸:“说吧,看看你能不能说出花来。”
 
    “老爷子要尽快我去一趟宁海,找林福章。”苏无限说道。
 
    “去找他做什么?”苏锐不禁想起自己都很久没有见这位“老丈人”了。
 
    “提亲。”苏无限淡笑着抛出了两个字。
 
    “提亲?提哪门子的亲?”苏锐竟没有反应过来。
 
    “当然是代表苏家去向林傲雪提亲。”苏无限很在意苏锐脸上的表情:“为你去提亲的。”
 
    “为我?”苏锐简直哭笑不得:“拜托,你搞搞清楚,我可从来都没承认过我是苏家的人!你怎么能代表我?”
 
    “我没说代表你,我的原话是代表苏家。”苏无限说道:“这也是表明我们苏家的态度,你若认为和你没关系,那就和你没关系。”
 
    “你是无赖吗?这特么的能和我没关系吗?”苏锐无奈的说道。
 
    “这是老爷子的意思,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也只是告知你一声,并不是和你商量。”苏无限淡淡的话语之中显得霸气无边。
 
    “别说我不是苏家的人,哪怕我是,现在也是自由恋爱的时代,我要和谁结婚,你们管不着吧?”苏锐非常不爽。
 
    “难道说,你不想和林傲雪结婚?只是想要玩玩而已?”苏无限嘲讽的笑道。
 
    苏锐听了这句话,表情顿时僵硬在了脸上!
 
    尼玛,他发现在斗嘴方面,自己居然不是对面这个男人的对手!
 
    直击要害!真够狠的!
 
    不想和林傲雪结婚,为什么要发展到这一步?既然发展到了这一步,还有什么理由不结婚?
 
    苏无限给苏锐下了一个死循环的套。
 
    苏锐曾经引以为傲的诡辩术被别人这样反过来用在他自己的身上,简直不爽到了极点。
 
    可关键是,他明明知道对方在强词夺理,还不能有半点反驳!
 
    憋屈!
 
    看着苏锐好似吃翔噎到了的表情,苏无限笑了笑,认为目的已经达到,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再继续,而是换了个话题:“跟我去欧阳家。”
 
    “我不跟你去。”苏锐干脆利落的拒绝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可别找我,你那是拆人家的老宅啊,简直和挖人祖坟没什么两样,这件事和我没关系,我跟着你蹚浑水做什么?”
 
    “挖人祖坟?”
 
    苏无限差点被气乐了:“你这小子,走吧,随我去看看,说不定会有惊喜呢。”
 
    “我就是不去,你说破天也没用。”苏锐双手插在裤袋里面。
 
    “你确定我说破天都没用吗?”
 
    “你以为呢?”
 
    苏炽烟在一旁看着兄弟二人斗嘴,忽然有种其乐无穷的感觉。貌似这种场面以后会经常上演吧。
 
    苏无限似乎料定了苏锐今天晚上会跟他们一起走,从车里拿出了几张钉在一起的a4纸,扔给他:“自己看看吧。”
 
    苏锐狐疑的接过来,随便扫了两眼,眼光便骤然凝缩!一股锋锐的精芒从他的眼中流露出来!
 
    “为什么现在才对我说这些?”苏锐收起这几张纸,冷冷看着苏无限。
 
    “我对你说什么,是我的自由。”苏无限才不想跟苏锐解释,直接打开车门坐进去:“跟不跟来,你自己决定。”
 
    ps:更的晚了些,白天太忙,马上去写第二章。
 
    推荐一本书,《纯禽记者》,也是都市类的,作者是漂亮妹子,成绩也很好,大家可以去看看。http://piaotian.net
 
 第744
    苏锐的话语之中充满了寒意,包括苏无限在内,没有人怀疑他的决心。
 
    苏炽烟看着苏锐,忽然想到那天他孤身一人杀上蒋家的情形,那一晚,蒋毅刚身死当场,震撼了整个首都!
 
    她有些犹豫,似乎觉得父亲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苏锐,毕竟苏锐已经极其高调的把蒋家给变成了废墟,如果再和欧阳家起了冲突,是不是对他不太好?
 
    纵使要把苏锐当成一把尖刀,也不能用这种对他有害无益的方式啊。
 
    “会不会出人命,你自己心里清楚,不需要在这里强调。”苏无限淡淡一笑,在他看来,要是降服不了这个小子,那么他这大半辈子也白活了。
 
    “我上车。”
 
    苏锐拉开车门,坐了上来,给出了最让苏无限满意的答案。
 
    看着坐在后排的苏锐,苏炽烟的眸子之中隐隐的显出了担忧之色。
 
    “苏锐,希望你待会儿不要冲动,毕竟,现在还不是帮你报仇的时候。”苏炽烟带着担心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苏锐扬了扬眉毛:“不过谁说我就一定要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