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然重又掀开被子两条雪白的长腿交叠在了一起

 这种事情她做的极为隐秘,对面的老人又怎么会知道?
 
    “我……”林傲雪支吾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什么都别说了。”苏耀国看着满脸忐忑与震惊的林傲雪,慈祥的笑了笑,转而对苏无限说道:“无限,你说苏锐的婚事我能不能做主?”
 
    “当然能,您是他的亲生父亲。”苏无限说道,看来他的眼中似乎也没什么“自由恋爱”的概念。
 
    “那你就抽一天时间,去趟宁海的必康集团总部。”
 
    “去那里做什么?”苏无限有点疑惑。
 
    苏耀国停顿了一下,目光再次转移到林傲雪的脸上,淡淡的说道:“提亲。”
 
    ps:今天只能一更了,因为某些推广方面的事情,今晚要整理老书《都市邪王》的故事梗概,每一章的剧情都要整理,真是超大的工作量,估计今天晚上没有个两三点钟是别想睡觉了,大家早睡。
 
    另外,俺要隆重推荐一下俺的完本老书《都市邪王》,实事求是的讲,绝对的都市经典热血作品,大家在看《最强狂兵》的同时,也可以看看《都市邪王》,拍着胸脯打包票,绝对不会失望。http://piaotian.net
 
 第743章 你自己决定!
 
    此时的苏锐正呆在秦悦然的酒店房间中,不,确切的说,他正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如果现在的他知道苏老爷子已经自作主张的把他的终身大事定了下来,不知道他会不会直接挺尸了。
 
    秦悦然蜷缩在被子里,笑眯眯的用手指在苏锐的身上画着圈圈:“是不是觉得很爽?”
 
    “还不错。”苏锐哭丧着脸。
 
    秦悦然的“亲戚”来了,因此,她就帮苏锐用某种方法接连“解决”了两次,至于后者爽不爽,天知道。
 
    “老娘手都酸了,你的评价居然只是还不错?”秦悦然不满意了。
 
    “你以为我想这样啊?”苏锐简直想咆哮了,大美女就在身边,结果都来了亲戚,这是在开玩笑吗?
 
    秦悦然笑吟吟的:“人家下次再好好陪你。”
 
    “下次可得挑准了时间。”苏锐坐起身来,正准备穿上衣服,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来电的是苏炽烟。
 
    “我们就在酒店楼下,你下楼吧。”苏炽烟的声音传来。
 
    “我不在酒店。”苏锐看了看窗外,说道。
 
    他早就猜到了苏炽烟要带自己去干什么,他又怎么会配合?
 
    “你在酒店。”苏炽烟说道。
 
    “我都说了我不在。”苏锐扬了扬眉毛:“我在天安-门看降旗呢。”
 
    秦悦然正把被子从身上拉下来,这还真是“降旗”。
 
    “1808房间。”苏炽烟在电话那端冷笑。
 
    苏锐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大好看:“你跟踪我?”
 
    “我有那个必要跟踪你吗?”
 
    苏炽烟揶揄的说道:“忘了告诉你,你所在的那间酒店,是爸爸在二十年前跟别人打赌赢来的……换句话说,那是苏家的产业。”
 
    苏锐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很精彩。
 
    打赌赢来的?这尼玛可是五星级酒店!这样也行!
 
    “好了,我就不揭穿你的事情了,快点下来吧,我们等你。”停顿了一下,苏炽烟还补充的说道:“当然,你要是十分钟之内不下来,我就把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告诉傲雪。”
 
    “我的所作所为?你不会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吧!”苏锐蛋疼的望向房间四处,如果他刚才的场面被人偷拍下来,那可真是要精彩了。
 
    “我才没那闲工夫,你和秦悦然在房间里都干些了什么,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苏炽烟不屑的说道:“十分钟啊,不然我就打傲雪的电话。”
 
    挂了电话,苏锐一脸的惆怅,真是的,小辫子被人死死的攥在手里了。
 
    “你要和我一起下去吗?”苏锐问向秦悦然。
 
    “不去,我知道轻重。”秦悦然正重新把被子拉上,挡住那美妙的风景,笑吟吟的看着苏锐:“万一被正宫娘娘瞧见,这可不太好。”
 
    苏锐顿时一脸黑线。
 
    看到这样,秦悦然重又掀开被子,两条雪白的长腿交叠在了一起,让人的目光根本没法挪开。
 
    “反正你日后还在宁海,咱们两个可以经常上君澜凯宾的天台坐坐。”
 
    秦悦然这话可是具有极强的暗示意味,让苏锐不禁苦笑,那一处天台,对于二人而言,可是有着极为重要的纪念意义。
 
强的多。
 
    从这一点来讲,林傲雪自然是极有可能对秦悦然用出某些手段的。
 
    “她不会针对你。”苏锐此言一出,觉得有点不妥,连忙纠正:“在我心里,不分先后的。”
 
    “我们不分先后?”秦悦然无奈的笑了笑:“你想的倒挺好,大被而同眠吗?”
 
    苏锐被呛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苦笑着走回来,在秦悦然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不会让你一直受委屈的。”苏锐看着她的眼睛,很坚定的说道。
 
    “嗯,我相信你。”秦悦然收起调笑的神色,同样认真的看着苏锐的眼睛:“其实,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我不委屈。”
 
    她从来都是个坚定的姑娘,她永远都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不需要的是什么。
 
    两年前逃婚的时候她是如此,两年后的今天她仍初心未泯。
 
    …………
 
    等到苏锐下楼的时候,发现苏无限的劳斯莱斯幻影已经停在了楼下,苏无限负手而立,站在车子的另外一侧,苏炽烟则站在酒店门前。
 
    “傲雪呢?”苏锐见此,不禁问道。
 
    “看来她在你心里的地位还真是重要啊,不过你就这样走了,秦悦然不吃醋吗?”苏炽烟微微嘲笑的说道。
 
    “不要拿这个问题来跟我开玩笑,我的感情生活虽然有点混乱,但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苏锐眯着眼睛看着苏炽烟,不怀好意的压低声音说道:“如果你再继续这个话题,那么我不介意我的身边再多一个女人。”
 
    苏炽烟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不是冷的,而是瘆得慌。
 
    苏锐所说的多一个女人,自然就是她了。
 
    想到两个人在酒吧的包厢里差点做出那种事情,苏炽烟的俏脸之上就不自觉的爬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煞是好看。
 
    “你都不问问我们来做什么?”她连忙换了个话题。
 
    “你还是先回答我的问题吧,林傲雪她人去了哪里?”
 
    “看你一脸焦急的模样,瞒着你也没有意思。”苏炽烟一想到这里,脸色便出现了一丝笑容,说道:“爷爷他太喜欢傲雪了,硬是不让走,留在家里继续吃晚饭了。”
 
    “一顿午饭还不够,还得继续吃晚饭,你们没有强人所难吧?”苏锐没想到以林傲雪那冰冰冷冷的性子,竟然会让苏耀国如此欣赏,这还让他有点意外呢。
 
    “怎么会,傲雪和爷爷聊的非常好。”苏炽烟的眼神之中有一抹试探的意味:“所以,你要不要晚上去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