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她忽然这样说在场的几个人都是一愣

  饭菜很简单,四菜一汤,外加馒头和小米粥,都是最普通的菜式,并没有任何所谓的珍馐,但恰恰是这最家常的饭菜,能够给人最温暖的体验。
 
    “傲雪,你可得多吃点,这些菜都是我爸亲手种的,一点农药都没有。”苏天清极为热情的给林傲雪夹了好几筷子菜。
 
    “苏爷爷亲手种的?”听到这句话,林傲雪非常的吃惊。
 
    “是啊,我爸他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本来在后院给他弄了一片花园,结果他硬是给翻成了菜地,只留下几盆花花草草。”苏天清无奈的说道。
 
    林傲雪不禁笑了,她一边吃着一边开了小差——如果这小菜园的菜流传出去,恐怕每一筷子都得卖出天价吧。
 
    几个人吃吃聊聊,气氛和谐无比,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当然,这顿饭在聊的主要话题,还是苏锐。
 
    这顿饭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其乐融融。
 
    林傲雪发现,自己已经发自内心的想要把他们当成家人了。
 
    传说中的苏家大院,竟是如此的亲切。
 
    在苏锐的身份曝光之后,包括林傲雪在内,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苏家内部将要掀起轩然大波,那些姓苏的人肯定会极力反对这个私生子,生怕他会来争夺家产。甚至,苏家那些人有可能会想尽种种办法来对付苏锐,那就意味着苏锐将永远不得安宁。
 
    但是,从苏无限到苏天清,直至苏炽烟,林傲雪都没有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任何排斥苏锐的地方,他们的身上只有热情和亲情。
 
    思量了一下,林傲雪终于决定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那个问题。
 
    “之前,在苏锐身份曝光的时候,我很担心家里人会对他有意见……”林傲雪说的“家里人”,指的自然不是林家,而是苏家。
 
    不得不说,她这种称呼,让在场的四个苏家人觉得很舒服。
 
    不过,林大小姐说的已经算是比较委婉了,“有意见”,这三个字真的可以代表很多种意思。那些豪门世家中人为了争夺财产和继承权,各种阴谋手段层出不穷,甚至连杀人都做得出来。
 
    “我知道你的意思。”苏老爷子放下碗,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看起来毫不担心。
 
    苏炽烟也笑着回答道:“爷爷治家严格,老苏家家风严谨,对于这件事情,大家虽然震惊,即便有人心里有意见,也不会在公开场合表达出来,更不敢有什么动作的,傲雪你这一点就放心好了。”
 
    林傲雪听了之后,微微吃惊,事实上各大世家的后代是什么样子,她非常清楚,明争暗战,完全不顾血缘亲情,而苏老爷子能够把苏家治理成这个样子,真的很不容易。
 
    怪不得苏家能够那么多年一直屹立在第一世家的宝座上而不倒!
 
    但是,话说回来,早年苏老爷子能够带着军队拯救残破的河山,治理区区自家后院又能算的了什么呢?
 
    不齐家,如何平天下?
 
    没想到,苏炽烟刚说完,苏天清就皱了皱眉头:“炽烟,又没大没小。”
 
    “小姑。”苏炽烟的脸上掠过了一条黑线……她刚才又喊“傲雪”了,似乎是该喊“小婶”的。
 
    林傲雪忍俊不禁。
 
    “你别喊我,接着跟你小婶解释。”
 
    苏炽烟真后悔自己插了嘴,表情艰难的继续说道:“而且,傲……小婶,你真的不用担心,爷爷曾经公开表过态,如果谁敢做出任何针对苏锐的事情,哪怕露出一点点苗头,他也会严厉惩处。”
 
    没想到,此言一出,苏老爷子竟愣了一下:“炽烟,我说过这话吗?”
 
    “您说过啊。”
 
    “我亲口说的?”
 
    “这倒不是。”
 
    这个时候,苏无限笑着把话茬接过来:“我帮您说的。”
 
    “我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你又为什么假传我的话?”苏老爷子倒是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放下筷子,轻轻的喝起粥来。
 
    “因为这不正是您想说的吗?”苏无限笑道:“于是我就自作主张了,反正你也不想让家里人对苏锐做出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先给他们打个预防针也好。”
 
    看着这一切,林傲雪明白,苏家内部对于苏锐这件事情也并不是铁板一块,毕竟家族太大了,人一多起来,思想就不一致了,老爷子和苏无限也是先用高压政策震住所有人的意见,然后再徐徐图之。
 
    想到苏老太爷一把年纪仍旧不忘自己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并且愿意为他付出那么多,林傲雪不禁有些感动。
 
    在她看来,苏老太爷光辉一生,如果选择不公开苏锐这个私生子,那么他将永远是个没有瑕疵的伟人和先驱者。
 
    但是,他仍旧选择曝光苏锐的身份,只为了弥补这么多年来对儿子的亏欠。
 
    苏无限曾经说过,老爷子是个好的领导人,但却不是个好父亲,现在看来,这个评价还是略有片面的,站在他的立场上,总要考虑一些别人考虑不到的事情。
 
    林傲雪暗暗想着,今天晚上回去一定要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全部都告诉苏锐,一句话都不要有遗漏。
 
    苏无限率先吃完,放下碗筷,笑着说道:“吃饱喝足,该去拆迁了。”
 
    拆迁!
 
    林傲雪看到他说的如此轻松,不禁心中微微有着凛意。
 
    能够把拆除欧阳家族的事情说的如此轻松,想必也只有苏无限一个人了。
 
    “欧阳家一定会搬吗?”林傲雪犹豫的问道。
 
    “一定会搬,只不过之前他们需要找个台阶下而已。”苏无限摇了摇头,停顿了一下,嘴角微微翘起:“可是,凡事又想要面子,又想要里子,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在苏无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林傲雪竟隐隐的从他身上看到了苏锐的影子。
 
    如果他再年轻二十岁的话,想必要比苏锐还要跋扈张扬!
 
    苏老爷子看到苏无限这样,沉吟了一下,道:“敲山震虎可以,但是别一下子把山敲碎、把虎震死了。”
 
    “虎骨可是大补。”苏无限微微一笑,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到时候,大伙儿一起喝虎骨汤好了。”
 
    “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苏老爷子说道:“凡事都要留有余地。”
 
    “我当然会留有余地,就怕您老人家的小儿子不会留什么余地啊。”苏无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他做起事情来,可比我绝多了。”
 
    听了这话,林傲雪不禁想起苏锐上次不顾一切强闯蒋家大院的情形来,心中登时冒出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她似乎想起来苏锐曾经说过,老爷子和苏无限要利用苏锐这把快刀,把一团乱麻的局势给斩的清晰明了!
 
    “傲雪,你不用紧张。”苏无限明显看出来了林傲雪心中的顾忌:“无论怎样,苏家都会站在苏锐的身后。”
 
    林傲雪这次并没有点头或者轻嗯,反而是摇了摇头,目光之中涌现出来坚定之色:“其实,我不希望苏家一直站在苏锐的身后。”
 
    “嗯?”
 
    听到她忽然这样说,在场的几个人都是一愣。
 
    “小雪,你的意思是?”苏天清也摸不准林傲雪接下来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我更
    站在身后又有什么用?下了一场大雨,等到浑身淋的冰凉湿透再跑上去为他撑伞,那还有能起到什么效果呢?
 
    听了林傲雪的这句话,看着她眼中坚定的神色,苏耀国笑了,笑的很舒心,很欣慰。
 
    “爷爷,您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林傲雪生怕自己刚才的态度顶撞到了苏耀国和苏无限,因此想要连忙解释。
 
    可是,苏耀国却竖起手,示意林傲雪不要再说下去了。
 
    他很认真的看着这个年轻的女孩儿,目光似乎能看穿人心:“我听说,最近必康集团把旗下的一大部分流动资金全部抽往了国外,甚至因此导致首都的新项目建设出现了资金困难,有没有这回事?”
 
    听了这话,林傲雪的脸上露出根本掩饰不住的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