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盯着那饱满晃荡的山峰看了一眼讪讪的说道

 苏锐愣住了。
 
    就像刚才一样?
 
    他看着林傲雪那丝毫没有作伪的眼神,里面充满了认真和真挚。
 
    于是,苏锐不再多说什么了,他低下头,对着林傲雪的双唇,很轻却很认真的吻了下去。
 
    …………
 
    第二天早上六点钟,苏锐便已经醒来,他看着怀中绝美的人儿,心中柔情化开,在她的脸上印了一个吻。
 
    这一下倒是把林傲雪给亲醒了,她睁开眼睛,澄澈的眸子里映着苏锐的脸,一如秋日清晨的阳光。
 
    两人就像是一对真正的情侣一样,手拉着手,在酒店的自助餐厅吃完早饭,正准备出门逛逛的时候,却发现一辆丰田埃尔法已经停在了酒店门口。
 
    车门打开,穿着紧身针织衫的苏炽烟已经出现了。这针织衫看起来样式简单,但是料子极有弹性,把她的绝妙身材衬托的一清二楚,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忍不住把目光投向她的身上。
 
    不得不说,即便身为美女,林傲雪也不得不佩服苏炽烟的吸引力。
 
    “一大早的来做什么?”苏锐笑着问道:“不会是要动手拆除欧阳家的大宅,请我去看热闹的吧?”
 
    “欧阳家的宅子最快也得到晚上才能拆,着什么急?我是来接傲雪去家里做客的。”苏炽烟笑吟吟的,似乎认定了欧阳家族不可能搬走。
 
    “那么早?”林傲雪有点微微的吃惊:“我还没有准备好。”
 
    苏锐也没想到苏家竟然热情心切至此:“你们这诚意也太吓人了点吧?”
 
    “不用准备什么的,直接上门就可以,就当是在自己家一样。”苏炽烟直接走上来拉住了林傲雪的手。
 
    “我没买东西,而且,也得打扮一下吧?”事发突然,林傲雪只不过穿着一身简单休闲的运动装,看起来并不算正式。
 
    她看了苏锐一眼,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开始在突突突的狂跳,这跳动的速度至少得是之前的一倍以上!
 
    “没关系,随意就好,你要是正式了,我们也就紧张了。”苏炽烟笑道。
 
    苏锐摸了摸鼻子:“从苏家大院赶到这里,至少也得一个小时以上,你为什么每次都能起那么早?”
 
    上次开车接苏锐回宁海的时候也是一样,苏炽烟四点钟就起床了。
 
    “今天要迎接我们家的重要客人,我可不敢迟到。”苏炽烟笑着说道:“肩负重担,如果搞砸了,可是会引起公愤的。”
 
    “肩负重担?”苏锐狐疑的看了苏炽烟一眼:“我怎么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味道。”
 
    “也就你这种心理阴暗的家伙才会感觉人生处处是阴谋。”
 
    苏炽烟没有再给苏锐多说话的机会,拉起手心满是汗水的林傲雪,就这样上了车。
 
    临关门前,苏炽烟问向苏锐:“你去不去?”
 
    “我啊,不去。”苏锐坚决的摆手。
 
    苏炽烟倒也没强行邀请苏锐去做客,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位便宜小叔,便关上了车门。
 
    看着远去的丰田埃尔法,苏锐摇了摇头:“苏无限啊苏无限,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这个时候,一道略微带着幽怨的声音忽然在苏锐的身后响了起来:“正室走了,你接下来的时间,是不是能暂时留给我了?”http://piaotian.net
 
 第739章 傲雪上门!
 
    听到这声音,苏锐转过身体,便看到了秦悦然那略带幽怨表情的俏脸。
 
    不过,即便如此,她的嘴角也还是带着淡淡笑意。
 
    貌似自己已经挺久没见到这个男人了。
 
    知道苏锐遇到了很多危险,看到他这个时候平平安安的,真好。
 
    秦悦然的个头本来就不矮,此时穿着一身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脚踩高跟鞋,这身高竟隐隐的能和苏锐媲美了。
 
    “怎么,见到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吗?”
 
    看着苏锐吃惊的样子,秦悦然心底的那一丝醋意也开始渐渐的挥发在了空气中。
 
    “明明我才是第一个把你推倒的女人,怎么林傲雪就成了正室呢?”秦悦然笑着打趣道,在这笑容的背后,却藏着一丝苦涩的味道。
 
    每个人都是自私的,都希望心爱的人也只喜欢自己,这一点秦悦然也不例外,但是她知道,苏锐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情况,虽然自己和他发生关系的时间要早于林傲雪,但是毕竟后两者的感情开始要在自己之前,说来说去,秦悦然还是认为自己在苏锐心目中的位置还是要排在林傲雪之后。
 
    她来首都出差,听说苏锐和苏无限联手登上欧阳家大院的时候,就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立刻调查出苏锐所住的酒店,她甚至也在这间酒店开了一间房,专门等着和苏锐见面的机会。
 
    面对秦悦然这接连几个问题,苏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咳嗽了两声,说道:“我怎么感觉你瘦了一点。”
 
    秦悦然异常彪悍的挺了挺胸:“哪里瘦了,你说的是这里吗?”
 
    苏锐盯着那饱满晃荡的山峰看了一眼,讪讪的说道:“这里……这里应该没瘦,不过我也不是很清楚。”
 
    看着苏锐的窘态,秦悦然扑哧一声笑出来:“这里瘦没瘦,你一会儿用手摸摸不就知道了吗?”
 
    一个极品美女对你说出这种话来,得拥有多么强大的杀伤力?
 
    反正苏锐是感觉到自己的鼻子要流血了。他昨天晚上在林傲雪的身边憋的确实够惨,如今秦悦然一句简单的话语撩拨,竟然让他有点儿悸动了。
 
    看着苏做客,你就可以有一天时间来陪我了,是不是?”秦悦然已经拉着苏锐走到了一旁,她的车子就停在门口。刚才林傲雪和苏锐手拉手走出来的情景全部被她看到了。
 
    看着秦悦然的样子,苏锐都替她感觉到了一阵委屈,堂堂的秦家四小姐,古往今来罕见的旺夫命,所有的富家公子哥儿都愿意排着队娶她,从来都不缺少追求者,可是这姑娘却愿意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连名分都不去争不去抢。
 
    想着这一切,苏锐便握住了秦悦然的手。
 
    后者的身体轻轻一震,面露微笑,这笑容之中带着一丝幸福的味道。
 
    “我爷爷想让你去家里吃饭,都对我说了好几次了。”秦悦然坐进车子里,反手握住了苏锐的手。
 
    苏锐苦笑,现在苏家喊自己上门吃饭,秦家也是,不知不觉间,他这个豪门弃子却成了香饽饽!
 
    “那就不妨现在去吧,择日不如撞日。”苏锐说道。
 
    自从极其高调的把秦悦然从秦家大院抢走之后,苏锐还从来没有登门拜访过,这也着实有点不地道了。
 
    “今天?”秦悦然闻言,似笑非笑的说道:“今天林傲雪去苏家做客,你去秦家做客,这可真是有点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