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不爽的说道虽然林傲雪的做法让他很感动

他只听得苏锐继续说道:“为了国家利益,一切……皆可牺牲。”
 
    ps:第二更送上。国足在世预赛输给卡塔尔了,本来想要说赢球就三更的,现在灰常郁闷……输球也要三更,化悲愤为力量!晚上还有一章!http://piaotian.net
 
 第737章 果断之极的林傲雪!
 
    为了国家利益,一切皆可牺牲!
 
    是的,到这个时候,白秦川终于意识到苏锐的真正态度了。
 
    往他身上靠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因为这是一场国家层面的改革,而不是个人层面的清洗。
 
    这和势力间的博弈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个国家已经高速发展了好几十年,有许多的顽疾已经越发的根深蒂固,必须来一场雷厉风行的改革,把那些硕鼠全部抓出来,否则这个国家的根基就要受到伤害了。
 
    这一场终极目的为国家欣欣向荣的改革,又怎么会以苏锐的意志为转移呢?
 
    “你大可不必担心,白家这些年并没有犯什么大方向上的错误,改革还动不到你们的头上。”苏锐笑眯眯的欣赏着白秦川一脸凝重的模样,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我明白了。”白秦川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多谢。”
 
    “你不用谢我。”苏锐摊了摊手:“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而已,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谢我做什么?”
 
    白秦川勉强笑了笑:“改天等你有时间,我来安排,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苏锐很不客气,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别想着对我抛橄榄枝,我没兴趣和你这种同性一起吃饭,说不定你这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对我来一场鸿门宴。”
 
    白秦川这只是看似不经意地示好,却还是被苏锐发觉并拒绝,碰了一鼻子灰,实在是蛋疼的要死。
 
    堂堂白家大少爷,什么时候被这样拒绝过呢?
 
    也幸亏对方是苏锐,被这种超级猛人拒绝,白秦川不能有半点脾气,否则他白家大少爷也不是吃素的呢。
 
    “那我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白秦川揉了揉僵硬的面颊,笑道:“如果以后必康集团需要与白家合作,我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的,各种优惠条件,只要必康敢提出来,我就敢做主答应。”
 
    “好!”苏锐忽然喊了一个字,把白秦川震的一个激灵。
 
    林傲雪抿嘴笑起来,很显然,苏锐已经开始准备对白秦川使坏了。
 
    “我就喜欢你这种爽快,这是你说的话,可不能反悔。”苏锐忽的把手机扬了扬,“我可是全都录下来了。”
 
    “录下了什么?”
 
    白秦川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好像是掉进了陷阱里面的猎物。
 
    “我再确认一遍,所有的优惠条件,只要必康敢提,你白家就敢答应,是不是?”苏锐笑眯眯的问道。
 
    面对这样的笑容,白家大少爷的心里咯噔一下,浑身已然变得僵硬无比,底气不足的说道:“当然,我说过的话,便是相当于承诺。”
 
    尼玛,自己只是随口客套一句,谁能想到苏锐竟然当真了?
 
    而且当真就当真,这个家伙竟然还不要脸的把刚才说过的话全部都录了下来!
 
    看着苏锐手中那不断晃荡着的手机,白秦川真的想要咆哮了!
 
    “白大少爷,有你这句话,我可就彻底放心了!”苏锐把手机装进口袋里,热切的握住了白秦川的手:“我想,必康集团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与白家达成合作协议的,至于必康要提出的条件……容我们回去细细商量一下,反正无论我们提出什么,你都会答应,不是吗?”
 
    白秦川想死。
 
    尼玛,一时嘴贱啊!
 
    此时此刻,白家大少爷觉得他心中的苦简直无处言说。
 
    还有谁会像他这么犯贱,主动找上门来让苏锐耍自己?
 
    白秦川回想着刚才苏锐和自己谈话的过程,完全就能用简单的两句话来概括:
 
    连威胁加敲诈,连刺激带打击!
 
    自己今天晚上横穿首都来见他,绝对是特么的犯贱到了极点!
 
    “我会静候必康集团的佳音的,相信我们的合作一定会取得双赢的结果。”
 
    即便心中又憋屈又愤怒,白秦川还是不得不说出一些场面上的话来。
 
    “一定会双赢的,如果不双赢,那就说明我们的条件提的不到位。”苏锐笑眯眯的重复了一遍,又重重的拍了拍白秦川的肩膀。他何尝看不出来白秦川正在心中咬牙切齿?不过这个家伙专门从北五环跑到了南五环,就是为了试探自己,不让他出点血怎么能行呢?
 
    “会的。”白秦川强忍着吐血的冲动,说道:“那我就此告辞。”
 
    说完这句话,他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尼玛,任谁受了这样的刺激和憋屈,都想快点儿逃离。
 
    可是,白秦川才刚刚迈开步子,又被苏锐给叫住了。
 
    “白大少爷,请等一下。”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前者闻言,一个踉跄,差点没脚软摔倒。
 
    他几乎是哭丧着脸转过来:“锐哥你还有什么吩咐?”
 
    “那什么,我和傲雪也走了老远了,要不就搭白少你的顺风车,把我们送回酒店吧。”苏锐道。
 
    白秦川真的是不想再和苏锐多呆一秒钟,巴不得抓紧把这个瘟神给送走,他连忙答应:“好,那直接上车吧。”
 
    说罢,白秦川走到他的那辆奥迪跟前,直接拉开了副驾驶的门,把后排留给了苏锐和林傲雪。
 
    “走吧,咱们也上车。”
 
    苏锐率先钻进去,他想要把靠右边的位置留给林傲雪,不过,他的身子刚刚探进去一半,便立刻停住了。
 
    “怎么回事?”林傲雪站在后面,并不能看到苏锐的表情。
 
    “没啥。”苏锐硬着头皮回答了一句,然后才咬着牙钻了进去。
 
    车厢里面还坐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她穿着黑色的皮裤和紧身针织衫,窈窕到堪称火辣的身材毫无保留的体现出来,她脸上戴着黑色的口罩,曾经的齐肩短发已经变长,束成了马尾辫,整个人都流露出一种锐利而冷冽的气息。
 
    夜莺!
 
    白秦川事先倒也没通知夜莺在现场,否则苏锐可不一定会钻进来了,他和这女人之间总是有点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关系。
 
    上一次,苏锐被山本组设计伏击,夜莺“路过”出手,让苏锐非常感激,只是夜莺也因此受伤,胸口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苏锐答应下次再见到她之后就给她一瓶祛疤的药水,但是一直遇不到那位云游四海的老神医,苏锐也是爱莫能助。
 
    林傲雪也紧随苏锐坐了进来,于是车内的情形便略微有点怪异了。
 
    苏锐坐在中间,两个大美女分列两侧,甚至他的腿都能碰到两个美女的双腿,只是苏锐却不怎么能感觉到幸福。
 
    林傲雪似乎觉得气氛有点凝重,于是轻轻的戳了戳苏锐。
 
    “我左边是一个暴力女。”苏锐用口型对林傲雪示意。
 
    后者抿嘴,微微一笑,看来也有让苏锐发怵的人物啊。
 
    林傲雪不禁转过脸来,隔着苏锐打量着夜莺,即便对方戴着口罩,但是林大小姐仍旧能够轻易的从眼眉之间看出来,她绝对算得上是个美女。
 
    白秦川坐在副驾上,眼睛通过后视镜观察着苏锐和夜莺,眸间显出思索的神色。
 
    夜莺瞥了苏锐一眼:“你欠我的东西呢?”
 
    事实上她是有点恼火的,胸口的那一道伤疤那么长,到现在还是有着一道灰黄色的伤痕,她的年纪早就过了皮肤自愈疤痕的阶段,如果不用一些祛疤的特效药,恐怕是消不掉了。
 
    正因为如此,夜莺不能穿领口太低的衣服,每次洗澡一照镜子就会生气,然后就会经常的咒骂苏锐几句。
 
    这也是苏锐最近经常打喷嚏的原因。
 
    听到夜莺这样问,苏锐摸了摸鼻子,讪讪的说道:“最近不是没见到那个老神医吗?等见到他,我就帮你要一瓶。”
 
    “你什么时候能见到他?”夜莺冷冷的问道。
 
    苏锐无奈的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啊,这位老神仙一直云游四海,只能看缘分。”
 
    唰!
 
    一道耀眼的寒芒照亮了车厢的内部!在这道寒芒的照射下,甚至迎面车辆的远光灯都不是那么亮了!
 
    “信不信我马上杀了你?”夜莺冷冷说道。
 
    “夜莺,不许胡来!”白秦川喊道!
 
    而此时,那寒芒已经紧紧贴着苏锐的脖子,后者已经感受到了锋利冰凉的气息迎面扑来!
 
    龙凤呈祥双刀,的确名不虚传。
 
    林傲雪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变故,她的面色陡然冷了下来!
 
    居然有人敢拿刀贴着苏锐的脖子!
 
    苏锐是她的男人,她不能允许自己的男人遭受如此的危险!
 
    几乎没有多想,林傲雪的左手就探入了苏锐的腰间,拔出了他那把沉重的沙漠-之鹰,指着夜莺的头!
 
    她的动作大大出乎了苏锐的预料,这种反应速度简直让他惊叹!
 
    林傲雪左手拿着沉重的沙漠-之鹰,还能腾出一根手指打开保险,手臂极稳,丝毫不晃,如果说她没有练过枪,根本没人相信!
 
    “放下刀。”林傲雪指着夜莺的头,冷声说道!
 
    这两个大美女,此时竟以苏锐为圆心,展开了博弈!
 
    “夜莺,快别闹了!把刀给我放下!”白秦川极为恼火的说道!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不省心了!如果再给自己闯祸,干脆扔回翠松山算了!
 
    夜莺眯着眼睛,丝毫不退让,对林傲雪冷冷说道:“我可以在你开枪之前,割断苏锐的脖子。”
 
    “那你可以试试。”林傲雪说话间,扳机就压下去了一半!这把枪竟是随时处于可以击发的状态!
 
    她不能看到苏锐受到任何的伤害!
 
    “好了,这是误会。”
 
    苏锐满脸黑线,双手齐出,一只手划过胸前,点住了夜莺的手腕,那一道贴住脖子的寒芒立刻飞出,毫无阻碍的插在了前方座椅之上,把司机吓得一头冷汗。
 
    苏锐的左手也没闲着,绕到脑后,一把抓住了沙漠-之鹰,手指一拨,便关掉了保险!
 
    如果让这两个女人继续针锋相对下去,真的有可能会出人命!
 
    苏锐没想到,林傲雪竟然可以果断至此,毫不犹豫的为自己选择出手!
 
    至于她为什么会用枪,苏锐心中同样疑惑,但是此时此刻,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他的心里,已经全是感动。
 
    一个女人为了你的人身安全,甚至可以不要命,你还奢求什么呢?
 
    ps:第三更送上,由于微信平台的留言超过48小时就不能回复了,因此我看到名为“让一切随风”的兄弟留了好多言,但是我却没法回,请加入烈焰军团的qq群,群号是287999620,联系小睦姑姑。
 
    还有,最近人气榜畅销榜厮杀的特别惨烈,我要很认真的为《最强狂兵》求一下订阅,请大家来到网支持烈焰!虽然我们已经能够稳定在畅销榜前十名了,但是还能不能更进一步呢?一章只要一毛多钱,求兄弟们助攻!让咱们的最强狂兵成为最强的那一个!http://piaotian.net
 
 第738章 苏家的邀请
 
    夜莺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傲雪,然后伸手把短刀抽出来,铿锵一声放回刀鞘。
 
    林傲雪同样冰冷的回了一句:“不要再对苏锐这样。”
 
    这句话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白秦川却清楚的听出了其中的威胁意味。
 
    这种威胁……很认真。
 
    对于苏锐来说,已经没什么能够比林傲雪这样的举动更加感动了,他默不作声的伸出右手,揽住了林傲雪的纤腰。
 
    后者的身体微微僵硬,因为苏锐这一下揽的非常用力。
 
    夜莺再次冷冷的瞥了二人一眼:“记住,你欠我一瓶药水,如果下次再见,你还没有的话……”
 
    苏锐倒是不担心夜莺会说出怎样的威胁性话语来,反正对方又打不过他,只是夜莺的受伤完全是因为他而起,所以苏锐的心里还是充满着歉意。
 
    “我不敢保证一定会有,但是,你的疤痕我一定会帮忙祛除掉。”苏锐认真的说道。
 
    似乎是听到了苏锐认真的语气,夜莺冷冷哼了一声,也不多做追究了。
 
    这个时候,苏锐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大腿被林傲雪掐了一下。
 
    这一下只是用指甲掐了一点点的皮而已,非常疼,苏锐倒吸了一口冷气。
 
    反观林傲雪,却是目视窗外,好像这一切和她都没有什么关系似的。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苏锐没好意思问林傲雪为什么掐自己,只能揉着大腿,一脸苦笑。
 
    而林傲雪的嘴角微微翘起,她还记得,自己在必康的实验室中受伤,苏锐把那能够祛除疤痕的最后一点点蓝色药水全部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哼,这个讨厌的家伙,现在还想给别的女人用这药水?
 
    现在的林傲雪还不知道夜莺的受伤部位,如果知道的话,恐怕她的想法还会更偏激一些。
 
    司机惊魂一场,差点没被夜莺的短刀给开了瓢,他生怕接下来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于是疯狂的踩着油门,要把到达目的地的时间更缩短一些。
 
    十几分钟后,他们便到了酒店楼下,司机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
 
    白秦川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司机,摇了摇头。
 
    “秦川,谢谢啊,改天我们再详细聊聊合作的事情。”
 
    “一定,一定。”白秦川咬牙切齿的说道。
 
    苏锐笑眯眯的拍了拍白秦川的肩膀,然后和林傲雪一起下了车。
 
    不过,在下车之前,这货倒是一点不老实,在夜莺的大腿之上掐了一把,以表示自己对她刚才行为的不满。
 
    苏锐的这个动作非常隐蔽,白秦川都没有发现,夜莺出奇的没有反击,坐在原地,狠狠的瞪了苏锐一眼。
 
    可是,在没有人能够看到的黑色口罩之下,她的脸庞似乎变得红了一分,轻轻揉着被苏锐掐过的地方,她本来冰冷的目光似乎也柔和了许多。
 
    “你喜欢他么?”白秦川忽然问道。
 
    喜欢苏锐?
 
    “哼。”夜莺一声冷哼,似乎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屑。
 
    白秦川呵呵一笑,道:“你这种行为就和当年上学的时候一样,那些男孩子看到喜欢的女生,总会想方设法的欺负她们,不过,我得给你点建议,你这种直接把刀贴在人家脖子上的行为,实在是有点太彪悍了……会把人家吓跑的。”
 
    夜莺同样没有反驳,她只是把龙凤呈祥双刀铿锵一声抽出来,以示对白秦川的反驳。
 
    司机听到这刀的声音,一个紧张,差点没把车子开到绿化带上面去。
 
    …………
 
    “她曾经救过我。”苏锐怕林傲雪误会,一回到房间就把和夜莺的相识过程全部讲了出来。
 
    林傲雪又不是不通情达理的那种女人,她在知道了夜莺曾经奋不顾身的加入到与山本组的战斗之中时,对这个冷酷女人的反感就已经全部烟消云散了。
 
    “不过,说完了我的事情,现在是不是该说说你了?”
 
    苏锐把林傲雪挤在了墙上,冷笑着说道:“小妞,你怎么会用枪?”
 
    “我不会用。”林傲雪早就意识到了会有这种时刻,把脸扭向一旁。
 
    “不会用?不会用怎么能顺手打开枪的保险?不会用怎么能拿着那么重的沙漠-之鹰,却连手都不抖一下?”苏锐捏住了林傲雪的手,却发现她的虎口并没有任何的茧子。
 
    如果长久练习握枪,虎口处肯定会磨出茧子,这几乎是不用怀疑的,可是看林傲雪这样,手部肌肤细腻柔滑,哪里有半点老茧的迹象?
 
    苏锐略微有点意外,单手放在了林傲雪的扣子上,恶狠狠的说道:“告诉我真相,不然我就脱你衣服!”
 
    “又不是没脱过。”林傲雪的嘴角微微一抿。
 
    “说得好!”
 
    苏锐一声低吼,直接把林傲雪扔在了床上,随后饿虎扑食般的扑上去!
 
    面对苏锐的强势压迫,林傲雪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反抗,三下五除二,就被苏锐解除了武装,浑身上下只剩下最后一条短裤。
 
    苏锐不是不想对这条小小的短裤下手,只是他看到了林傲雪腿间的某种女性用品,最终邪恶的双手没有伸出去。
 
    “你知不知道,沙漠-之鹰的后坐力非常大,如果没开过枪的女人,极有可能会在开枪的一瞬间被震得手腕骨折!”
 
    苏锐很不爽的说道,虽然林傲雪的做法让他很感动,但是在感动之余,更多的则是担心。
 
    “偶尔玩一玩,宁海有不少射击场。”林傲雪终于还是说道:“当然,那种枪和沙漠-之鹰在手感上的差别很大。”
 
    “专业射击用枪和实战枪支的区别肯定很大,不过,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是在射击场练习的?”苏锐死死盯着林傲雪的眼睛,似乎想要从对方的眼神之中寻找到答案。
 
    “当然。”林傲雪干脆利落的回答,当然,这两个字这肯定不是最正确的答案!
 
    “为什么要练枪?”
 
    “好奇。”
 
    “以后不许练了,容易受伤,万一走火就麻烦了。”
 
    “不行。”
 
    “为什么?”苏锐很恼火,一巴掌打在了林傲雪的屁股上。
 
    他完全没有心情体验这种手感,因为确实是恼火了,在苏锐看来,林傲雪的安危真的实在是太重要了。
 
    “因为如果再发生了下次类似的事情,我可以保护你。”林傲雪毫不犹豫的说道:“就像刚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