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再考虑考虑我的提议白秦川咬了咬牙说道

  “这并不是我的意思,而是爷爷的意思,爷爷认为忘川年少成名,心态浮躁,必须要出去沉淀两年。”
 
    “于是你们就把这位金融界的投资天才扔到了中东?”苏锐促狭的笑道:“那里可还正在打仗呢,你们可别让他把小命给丢了。”
 
    “那里并没有外面传说的那么乱,我也认为他需要在外面好好的历练历练,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白秦川终于感觉到气氛变得轻松了一些,于是说道。
 
    “不过你说的倒还真是轻松。”苏锐抿嘴笑了笑:“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是在保护白忘川。”
 
    “什么?”
 
    白秦川听了苏锐的话,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他完全没有想到苏锐竟然能够猜出来他们的真实目的!
 
    “你在惊讶我为什么会猜出来吗?”
 
    苏锐看到白秦川的表情,就知道了一切的答案:“白忘川前两年在投资界是取得了一点点的成绩,拿家里的钱,投了三家成长型的企业,全部上市成功,听起来是很厉害,但是话说回来,这种所谓的成绩在你我的眼中,真的什么都不是,对不对?”
 
    白秦川苦笑,苏锐这话算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事实上他也从来没把弟弟的成就放在眼中,甚至说在很多时候谈起他来还会略带鄙视。
 
    那点成绩……也只能拿来哄一哄不懂行的外人罢了。白秦川甚至曾经自问过,如果让他拿着这些钱,把重心放在投资界上,恐怕所能取得的成绩至少是白忘川的五倍以上。
 
    “但是,你我都能看的清楚的事情,白忘川却看不清。”苏锐显然也不在意白秦川会听到自己的想法:“非常简单的道理,他沉浸其中,让那些所谓的成绩迷住了双眼,这才导致看不清自己,眼高手低,早晚摔死。”
 
    这评价真的很低了,在别人眼中的投资界天才,竟被苏锐说的如此一文不值。
 
    “就当你说的是对的吧。”白秦川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两年之内,忘川不会出现在首都,希望中东那片土地可以把他的性格好好的沉淀一番。”
 
    “如果他不主动找事的话,我是懒得管他的。”苏锐眯了眯眼睛:“但是,我比较担心,他人在中东,心还在首都,那样的话,可就由不得我了。”
 
    这句话让白秦川的身体轻轻一震,面露微凛之意:“他一定不会做出这种不知轻重的事情来。”
 
    “希望如此吧,再有下次,可就不只是鼻青脸肿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苏锐摸了摸鼻子,笑眯眯的说道:“至少,也得缺胳膊少腿吧?”
 
    这句话看似在开玩笑,但是却让白秦川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缺胳膊少腿?苏锐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
 
    “而且……”苏锐停顿了一下,又说道:“白忘川借助着家里的关系,在许多操作上都有违规之处,这简直是一查一个准,只是不想动他而已,天天还上蹿下跳。”
 
    白秦川的眼中再度涌出了一线震惊,因为他知道,白忘川确实在很多事情上都有违规,甚至白秦川借助自己在国家发改委的优势,还帮他私下里动用关系搞定过几个批文,虽然初看起来这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当时的那几个批文可是在股市上连续造成了好几个涨停,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非法牟利了。
 
    可是那些事情只有白秦川兄弟二人才知道,苏锐又是怎么了解的呢?
 
    看着他随口就把这些事情说出来的样子,白秦川的心里涌出了浓浓的骇然之色,究竟还有多少隐秘的东西是苏锐不知道的?他到底是通过什么渠道才了解到那么多?
 
    此时的白秦川不禁感觉到后背上已经有冷汗开始冒了出来!
 
    如果他不来这一趟,那么也就不会知道苏锐竟然会了解到那么多的信息,可是,站在对方的立场,并没有任何的必要把他所知道的告诉自己!
 
    如果他掌握自己的秘密,放在手中随时阴人,或许会取得更大的成果,为什么要告诉自己?为什么?
 
    白秦川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完全搞不懂苏锐的用意了!
 
    当然,在他看来,后者此举,或许阴谋的成分会更多一些,毕竟两个人可从来都算不上朋友!
 
    他想干什么?
 
    “你在这愣着干什么?还准备继续当我们的电灯泡吗?”苏锐略带厌烦的看着白秦川,伸手直接把林傲雪搂进怀里。
 
    看着这样的绝世美女就这样被苏锐揽住,白秦川的脸色有点不太自然,毕竟男人都是有占有欲的,遇到美女总是希望对方是自己的,白秦川虽然并不迷恋林傲雪,但坦白来讲,并不缺少好感。
 
    在女人缘方面,他可真的要比苏锐差的远了。
 
    “你还想说什么吗?”苏锐摇了摇头,看着白秦川欲言又止的模样:“真是不喜欢你们这些世家子弟虚与委蛇,有话难道不会直说吗?”
 
    苏锐的话语太过直接,让白秦川略微有点尴尬。
 
    “确实是还有一件事情。”白秦川把目光转向林傲雪,说道:“我们想和必康展开在新医药领域的合作。”
 
    “合作?”林傲雪似乎没想到白秦川会突然提出合作的请求,犹豫了一下,转脸看向苏锐。
 
    毕竟,林傲雪十分清楚,在这种敏感关头,任何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会影响到许多势力的“站队”,这个时候的林傲雪代表的可不是她自己,还有苏锐!
 
    看到林傲雪明显是在征询苏锐的意见,白秦川的脸上又闪过了一丝淡淡的苦笑,能让林傲雪这种强势的冰山美人儿都俯首帖耳,不得不说苏锐在某些方面的吸引力确实太强大了。
 
    “我拒绝。”苏锐微微一笑。
 
    白秦川对苏锐的答案并不意外,但是他还是坚持的说道:“白家旗下的几家企业在新医药领域的科研能力也不错,如果与必康合作,那会是一个强强联合的双赢结果。”
 
    “白秦川,你在跟我耍心眼。”苏锐眯了眯眼睛。
 
    “只是共商发展大计而已。”白秦川的目光微凝。
 
    “我还是拒绝。”苏锐仍旧是毫不犹豫的拒绝。
 
    “我更想听听必康集团总裁林傲雪小姐的意见。”白秦川把目光放在了林傲雪的身上,他知道,虽然林傲雪可以让苏锐帮忙做决定,但是她的父亲林福章却不一定会答应。
 
    可是,林傲雪却让白秦川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苏锐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白秦川看着林傲雪那坚定的面容,不禁叹了一口气。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媳妇儿,你太给力了。”
 
    听到林傲雪这样说,苏锐捧着她的脸,往嘴唇上狠狠的印了一个吻。
 
    “有人。”
 
    林傲雪的俏脸登时红了一分,把目光转开。
 
    “我强烈建议你们再考虑考虑我的提议。”白秦川咬了咬牙,说道。
 
    苏锐嘲讽的笑道:“白秦川,别以为你的小心思我会猜不到,这种时候想要站队,是不是?”
 
    “是,就是为了站队。”
 
    “你的意思是?”白秦川已经感觉到非常不妙了!
 
    苏锐淡淡的说了四个字,眼中带着精光:“国家层面。”
 
    白秦川禁不住的打了个寒颤。